您的位置 : 首页> 玄幻 > 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>

《莫氏录之凰戏人间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(主角莫小婉烈殇)

时间:2019-08-19 13:28:34编辑:学不乖

主人公叫莫小婉烈殇的小说叫做《莫氏录之凰戏人间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巫马舞创作的玄幻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丫鬟小翠拿了一套仆妇的衣服进来,说:“小姐,我从西院拿的,快换上吧,这会儿大家都在忙,从后门走,别人都不会注意的。”赵婧婧愣住了,心想这不是早上我出门前小翠和我说的话吗?怎么她又和我说一回?小翠见她家...

《莫氏录之凰戏人间》 《莫氏录之凰戏人间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(主角莫小婉烈殇) 免费试读

莫氏录之凰戏人间 第3章 十世心魂2 免费试读

丫鬟小翠拿了一套仆妇的衣服进来,说:“小姐,我从西院拿的,快换上吧,这会儿大家都在忙,从后门走,别人都不会注意的。”

赵婧婧愣住了,心想这不是早上我出门前小翠和我说的话吗?怎么她又和我说一回?

小翠见她家小姐没反应,着急的说:“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,再耽搁就不好出去了。”

赵婧婧疑惑的问:“去哪?”

小翠一听也愣了一下说:“小姐你怎么了,你不是要去城中那大宅吗?”

赵婧婧也是一脸茫然的说:“我已经去过了啊?”

小翠一脸诧异,忍不住摸了一下赵婧婧的额头,说:“这也不烧啊,小姐,你莫不是病了吧?你什么时候去的那里?”

赵婧婧看小翠的表情,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病了,难道自己之前的经历是白日梦?其实根本就没去大宅呢?她随口问了一句,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小翠一听这个更着急了,心想小姐这是怎么了,刚才还催自己快点呢,找个衣服的功夫就忘了什么时候了?但还是回答到:“卯时末呀,我的小姐。”赵婧婧一听,松了一口气,自己嘀咕着:“看来可能我真做白日梦了,这个时辰儿我不可能去过大宅。”随后接过小翠的衣服,准备换上。这时小翠拿起桌上的一个东西和她说:“小姐,哪来的那么大块金子啊?”赵婧婧听了回头一看,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,感觉自己好像腿都软了。颤抖着说:“你拿过来,我瞧瞧。”小翠一脸疑问的递给她。她拿到手里,仔细看了一下,倒抽了一口气,这不就是大宅那块金子嘛。这时她仿佛听到那个清冷的声音说:“别忘了把它拿去给亲。”她一**坐在地上,怎么也站不起来了。口中喃喃:“那…都是真的。我真的去过那里…”任凭小翠在边上怎么叫,也没了反应。

半晌,她才缓过神来,看了看手里的金子,叹了口气,小翠见小姐回了神儿,忙问怎么了,赵婧婧只说自己没事儿。小翠问:“还去不去大宅?”赵婧婧勉强露出一个笑容,回答道:“不用去了,我去看娘亲。”随后留下了完全懵掉的小翠,朝的院子去了。

见到娘,一脸病容,在小憩。她坐在床前,陷入了思绪中:那个大宅真是神奇,明明已经去过,可竟然回到了早上去之前。去大宅之前,她都以为娘是身体虚弱的,郎中也只是说因为有孕在身母体不适,身体虚弱,一直在进补。只是那女子只给了金子,若是中毒,没给解药娘亲的毒要怎么解呢?那个金子......她想到这突然觉得手里一烫,下意识的张开手,那金子一下滑落下去,眼见着要掉在地上,却突然化做一道金光钻到了娘亲的小腹里。这一切快得让赵婧婧还没来得及反应,她的娘亲睁开了眼,随后几口黑血吐了出来,又闭眼睡去。她吓坏了,赶紧喊人。娘亲房里的丫鬟去请了郎中,郎中把脉,先是不解的表情,随后露出了笑容。赵婧婧不明所以,赶紧询问郎中娘亲病情。郎中说:“夫人现在脉象平稳,想必是没有大碍了,只是略有疲乏,休息几天即可。真是奇怪,昨日脉象还沉而无力,今天怎得一夜之间就平稳正常了呢。想是那几口黑血把瘀滞带出?而且现在胎元也很安稳,再观察几天,如果保持这个状态,就可以和老爷说了。“

赵婧婧似乎想到了什么和郎中说:“劳烦大夫能不能再帮我看看是男是女?”郎中听了小声:“你去了?”赵婧婧点头道“劳烦您再帮忙看看。”郎中再次把脉,片刻后起身道喜:“恭喜夫人,恭喜小姐,腹中胎儿应是小公子。”

赵婧姐暗道神奇,做梦一样的经历。心道:“那大宅女子诚不欺我。”却也一瞬间又有些失落,这些已经应验,那娘亲以后真的会不记得我了?

看着还在休息的娘亲,心里不知是开心还是悲伤。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。

另一边,大宅之内,中堂之中。莫小婉坐在主位上,看着自己的属下都已聚齐,虽多年未见,但对她而言却似昨天,因为她一直睡着嘛。大家都和她聊着着这些年她不知道的事儿。

之前赵婧婧看到的那个小厮,坐在侧椅上,和莫小婉说:“主上,你能不能专业一点。送赵婧婧回去,怎么还送早了呢? ”

莫小婉听了一脸黑线:“刚醒,没掌握好力道......”那小厮一点没客气,马上接话说:“您这可不只没掌握好力道,您这连人死因都弄错了。毒的那个姨娘七日后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摔死的,你怎么就告诉人家是毒死的了呢?这到时不是那么死,您丢人可丢大了。”莫小婉感觉自己的火气正在直线上升,而感受到她的怒气当然不止是她自己,本来大家都在为了重聚感到愉快,瞬间气氛就降了下来,因为他们主子的怒气是会形成场压的,压力越大,感官就会越难受。而这个压力会随着莫小婉的怒气值增长而增长。莫小婉看到大家都安静下来,觉得很满意,心情愉悦了不少。她收了威压,顿了一下,笑嘻嘻的看着那小厮说:“我怎么不专业了?我都说了刚醒,劲使大了。那姨娘不是毒死的?”那小厮嘀咕道:“我哪敢骗您呢。”她出神观了一下,说“哦,是摔死的。那个......额.......这样,玉千华”她指着小厮说:“你,去找即行官,改下主死簿。改成毒死的。”玉千华一听快哭了,他说:“主子,我找即行官?上回你欠仁圣王的金玉奎元还没给呢,都欠了人间记1300多年了。他都放话和下面人说了,咱家谁再找他手下任何人都没戏,除非你把金玉奎元给他了。害我这些年好多事儿都没办了。主子,你是怎么欠的人家这个啊。”

莫小婉听了以后,好似不经意的轻咳了一声。“没给他吗?我那时不是死了,那个,睡了吗?”话音刚落,有个看似文弱书生状脸色惨白的男子突然答话道:“醒了之后,您也没给啊。”

莫小婉闻声抬头看,乐了。“哎,即行官,你来了?”即行官听了以后撇撇嘴说:“是啊,我们王知道您醒了,也算到您有事儿求他了,他让我来收赌债和利息。”

莫小婉听了以后,妩媚的一笑,那笑容看得即行官腿都软了。“即行官呀,什么赌债不赌债的,太难听了,就是一个小娱乐。那么多年了,你们王还没忘呀?”即行官还没来得及回话,莫小婉突然脸色一变犹如厉鬼现世说道:“利息怎么回事?”即行官前一秒还被迷得无所适从,下一秒就吓得快魂飞破散了。反正腿是怎么都软了,干脆一**做地上,哭天沫泪儿的“莫神人,您能不能不变鬼脸啊,您这鬼脸做为鬼的我都怕啊。”即行官抽噎着继续说:“我们王说了:‘知道您赌品不好,还吝啬,您要是变鬼脸了,那就不要利息了,本金得给。要不就把打赌的事儿说出去,您自己看着办。’”莫小婉一听,瞬间恢复了原样。笑嘻嘻的和即行官说:“哎呀,你们王就好诙谐,谁赌品不好了?金玉奎元嘛,多大点事儿呢,是不是?那个谁啊,艾儿,艾儿,艾儿呢?”“在,主上,属下在这儿呢。”这时从人群里又站出一人,这个女子一头红发,身材高挑,肤色古铜,媚眼明眸,好不亮丽。

莫小婉看到她后说:“去把金玉奎元给即行官,让他带回去,给我那老乐乐。”

艾儿面露难色说道:“主子,金玉奎元已化人形,无法交予他人了。”说罢在艾儿身边看到一个小女孩,圆嘟嘟的小脸儿,****的。莫小婉装做不知道的:“这才多少年?怎么这么快就形了呢?”小女孩红着小脸儿,羞羞的说:“主上,我在人间记300年前就形了呢。主上我是不是很优秀。”莫小婉微笑着朝小姑娘眨了一下眼,随后假装为难的说:“这可怎么办才好?”看着小姑娘又:“可还有金玉奎元现存?”小女孩一脸天真的回道:“回主上,没有呢。这几百年只出了金玉或奎元呢。没有金玉奎元呢。”莫小婉接着问:“下次再形成金玉奎元需要多久?”小女孩说:“待我长大后初育定是金玉奎元呢,主上。”莫小婉听了心下甚是安慰,继续:“你还多久?”小女孩说:“人间记4500年呢,主上。”莫小婉觉得自己多余问了这一句,马上说道:“好了,退下。”小女孩听了这个似乎觉得自己惹她的主上不高兴了,有点想哭。“等下”莫小婉转念一想,突然指着小女孩说道:“你叫露琳,我今日赐名于你。退下吧。”露琳一听又高兴起来,主上赐名那便是接受自己了~这下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归处了。小姑娘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走了。

莫小婉这回可真是郁闷了,小露琳她是确实没想给,但想着下一株金玉奎元交给仁圣王,可没想到下一株需要人间记4500年,那合地府就是45000年。仁圣王一定气得七窍生烟了。这可怎么是好。

思来想去,也只有自己去见一下他了,毕竟几天后人要不是毒死的,自己就丢人了。

随后她和即行官说:“情况你也看到了,金玉奎元暂时是没了,我跟你回去一趟,省得你不好交差。”

即行官知道金玉奎元是没戏了,有了莫小婉跟着去,自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惩罚,毕竟他们的王每回见到莫神人之后就根本没空理他们这些臣子了.......

莫氏录之凰戏人间

莫氏录之凰戏人间

作者:学不乖类型:玄幻状态:已完结

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,能让人深思的小说,赞!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