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话本小说网 > 小说库 > 军事 > 汉武英豪

更新时间:2019-04-15 19:01:00

汉武英豪 连载中

汉武英豪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酒徒 分类:军事 主角:刘秀马三娘

主角是刘秀马三娘的小说叫做《汉武英豪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酒徒所编写的历史军事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少年刘秀与好朋友严光等人去长安求学,看到皇家车队出行,执金吾将军列于车队之前开路。忽然心生感慨,“仕宦当作执金吾,娶妻当得阴丽华。”此语传出,一时被周围亲朋所笑,都道刘秀是在做白日梦,然而好朋友严光却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小秀才,又在憋什么坏水?莫非你真的活腻烦了不成?”一个蚊蚋般的声音陡然响起,隔着窗子,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听见。却让屋子内的郎朗读书声,嘎然而止。

说话的是一名少女,目光明澈如秋水,手中的钢刀也亮若秋水。被压在刀刃下的刘秀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无可奈何地将平摊在桌案上的绢册举起来,端到少女的眼前低声解释,“这是诗经,考试必考的部分。上面的每一个字的都清清楚楚,不信你自己看!”

绢是上好的白绢,上面每一个字,都有婴儿拳头大小。只是,少女能分辨出字的数量多寡,却分辨不出其中任何一个所代表的意思。顿时,原本粉白色的面孔,恼得鲜红欲滴。抬手对着刘秀的脑门儿先拍了一巴掌,咬着牙低声怒叱,“拿远点儿,我嫌墨臭。有钱买绢书了不起是么?要不是你们这些豪门大户拼命搜刮,四下里也不至于到处都有人活活饿死!”

“呀,你怎么打人?”刘秀的脑门上,立刻出现了五根纤细的手指头印儿。愣了愣,满脸愤怒,“你没看见,我们四个人合用一本绢书么。况且这绢是我家自己纺的,字也是我从别人那里借了书,一笔一画抄下来的。怎么到了你嘴里,就立刻成了为富不仁了?”

“这…!”少女被问得理屈词穷,却不肯认错。将好看的杏仁眼一竖,继续胡搅蛮缠,“你说是你抄的就是你抄的?小小年纪,就会吹牛?这上面的字好看的紧,即便是县城里专门给人写讼状的教书先生…”

“写字好坏,跟年纪有什么关系?”刘秀撇撇嘴,伸出手指在桌上的水碗里蘸了蘸,随即指走龙蛇,”薄言追之,左右绥之。既有淫威,降福孔夷。”

无论大小,风格和骨架,都与绢册上的文字毫厘不差。

这下,少女的脸面,可有些挂不住了。将未握刀的左手往起一抬,就准备以“理”服人。旁边的瓜子脸严光见势不妙,赶紧低声出言提醒,“马三娘,你是不是不想救你哥了。我们这读书声一断,楼下肯定要问个究竟。万一…”

话音未落,楼下已经响起了邓晨不满的质问声,“刘秀,邓奉,朱祐,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们几个怎么突然哑巴了?”

“没事,没事儿!”位置靠近窗口的朱祐赶紧转头,探出半个脑袋,大声解释:“刚才,刚才,刚才飞来一只母蚊子,在刘秀额头上咬了一口。我几个,正在满屋里对付那只母蚊子呢!”

“打开窗子,把它轰出去不就行了么?吓了我一大跳!如果读累了,就赶紧熄了灯睡觉。别熬夜,明天一早咱们还要赶路呢!”邓晨将信将疑,不满地提醒。

“哎,哎!”朱祐连声答应着,关好窗子,重新展开绢册。

有客宿宿,有客信信。言授之絷,以絷其马。“严光、刘秀、邓奉三个将身体向前凑了凑,再度齐声诵读。薄言追之,左右绥之。既有淫威,降福孔夷…”

一张张年少的面孔上,充满了促狭之意。

“你说谁是母蚊子?”少三娘侧着耳朵听了片刻,忽然明白过味道来,从刘秀脖颈后收起钢刀,快步来到朱祐身边,抬手拧住此人的一只耳朵,“你有种再说一遍?”

“哎呀,哎呀…”朱祐疼得呲牙咧嘴,却连连摆着手提醒,“这离窗口近,你不要命了?万一被人看见,你和你哥都走不了!”

“那我就先杀了你们四个坏蛋!”马三娘被吓了一跳,松开朱祐的耳朵,迅速后退。一不小心,碰得桌案晃了晃,灯油飞溅,顿时将雪白的绢册污掉了大半边。

“你,你这人怎么不知道好歹?”刘秀心疼绢书,一把抄在手里,娶了擦脸的葛布用力擦拭,“刚才要不是我们四个机警,帮了你们兄妹一把。郡兵早就杀进来,把你们兄妹两个儿剁成肉泥了!你,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,尽管带着你哥离开便是,怎么能又想求人忙,又拼命找茬儿?”

“是啊,不知好歹!”如同刘秀的影子一般,邓奉也站起,低声重复。“都说马子张和马三娘兄妹两个真正的英雄豪杰,杀富济贫,救人于水火。呵呵,呵呵呵…”

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!”马三娘顿时被笑得恨不能找个地缝往里头钻,跺着脚低声辩解,“不就,不就是一本破书么?我,我赔了你就是!”

“赔,说得好听,钱呢,你有钱么?”刘秀看都懒得看马三娘一眼,守财奴般擦拭着绢册,说出的话来宛若刀枪。

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!此时纸张刚刚出现,书籍多为竹简编就,又笨又重,价格奇贵。而绢布所缝制的书册,价格还在竹简的三倍以上。所以,即便他和邓奉、严光这种殷实人家出身的子弟,也得好几个人合用一本书册。而马三娘此刻正在逃命途中,怎么可能赔得出足够的钱来?

没钱赔,先前的话还说得太满了,望着刘秀那高高挑起的嘴角,马三娘忽然被刺激得忍无可忍。刷地一下举起刀,冲着此人的肩窝迎面便刺。

“叮!”先前站在刘秀身边像个小跟班般的邓奉,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出了一支短剑,不偏不倚,恰恰挡在刀尖必经之路上。

马,马家姐姐,别,别冲动。三个他们几个都不是坏人。我们如果想害你,刚才大喊一嗓子就够了,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!只有瓜子脸朱祐,还懂得几分怜香惜玉。一边拔出佩剑来架上马三脖颈,一边连声补充,我们这样对你,也是迫不得己。谁叫你一进门,就拿刀子逼着我们收留你们哥俩,还逼着刘秀去骗他大哥上楼!

“你…!”从绑匪瞬间沦落为人质,马三娘又悔又气,一双杏眼里寒光四射,“你们几个有种,就现在杀了老娘。老娘若是皱一下眉头…”

“呼啦!”刘秀手中的绢册带着风砸了下来,直奔她的面门。少女本能地闭上了眼睛,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。

“啪,啪,啪!”绢册从半空中收回,在刘秀的掌心处轻轻拍打。每一下,都如同耳光般,打得马三娘面红欲滴。

“你别动,别乱动。我,我们真的不想伤你,真的不想伤你。”还没等马三娘自己喊疼,朱祐已经急得额头冒汗。一边将手中的利刃轻轻下压,一边迫不及待地威胁,“别动,真的别动。即便你自己不要命了,也得为你哥想想。咱们这边打起来,楼下的人肯定会听见!”

脖子上流下一道细细的血线,但更剧烈的痛楚,却在心里。马三身体猛然僵直,回头望着床上不醒的,两行热泪顺着面颊滚滚而落。

“你别哭,真的别哭,咱们,咱们真的不想伤害你!”朱祐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,尤其是一个正入了自己眼睛的美女。右手中的利刃赶紧抬了起来,左手掏出一块洁白的丝巾,就打算提对方擦拭脖子上的血迹。

就在这个瞬间,马三身体忽然像灵蛇般扭动,悄无声息地甩开严光的剑锋,滑步,撤刀,横抹,所有动作宛若行云流水。原本被邓奉用剑挡住的钢刀,像闪电般架在了朱祐的脖子上。

“放下剑,否…”她瞪圆杏眼,低声怒喝。话喊了一大半儿,却又卡在了喉咙中。

原本握在刘秀手中的绢册,忽然变成了一把匕首,端端正正顶住了她的喉咙。

“我再说一次,我们对你毫无恶意。如果你继续恩将仇报,那咱们就干脆一拍两散!”匕首的锋刃很冷,刘秀嘴里说出来的话,与匕首的锋刃同样冰冷。虽然,此刻他与马三娘近在咫尺,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滚烫呼吸。

马三娘没有接茬,手中的刀刃,却清楚地表明了她的态度。刚刚被她摆脱了严光无奈,低低叹了口气,快步走到床榻旁,用短剑抵住了马武的胸口。“马三娘,你没有胜算。即便能打得赢咱们,也带不走你哥!”

“你,你卑鄙无耻!”少女顿时被抓住了软肋,瞬间心力憔悴,手中的钢刀无力地滑落,再度泪流满面。

邓奉手疾眼快,抢在钢刀落地前,弯腰握住了刀柄。将其缓缓放在了桌案上,低声长叹,“嗨,何苦呢!早就说过,咱们不会害你!”

“是啊,做人不能太没良心。若不是我们几个刚才故意替你遮掩,你和你大哥,岂能平安躲到现在?”严光也跟着叹了口气,将刀尖缓缓从马武胸前撤走。

“咱们不想将你们哥俩交给官府,你也别想着灭口,恩将仇报!”刘秀最后一个撤开匕首,冷笑着缓缓后退。

四周围压力陡然一空,马三娘却再也生不起敌对之心。掩面无声抽泣,单薄肩膀颤抖得宛若雨中荷叶。

刘秀的话不好听,却占足了道理。无论少年们先前是情愿也好,被迫也罢,都的的确确对马氏兄妹两个有收留隐匿之恩。兄妹俩但凡也有几分做人良心,就不该一言不合,就拔刀相向!

更何况,对方出言讥讽,也的确是因为她有错在先。弄脏了别人的书籍也就罢了,还胡吹大气,说原价包赔。偏偏口袋里面空空如洗,根本翻不出一枚铜钱!

“你,你别哭了。那个,那个刘秀刚才说要你赔钱,原本就是一句气话。”朱祐被哭得心软如酥,很快就忘记了先前的教训,将丝帕递过去,让马三娘自己擦拭眼泪。

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马三眼泪嘎然而止,一把抢过丝帕,在脸上胡乱抹了抹。咬着牙走到桌子旁,指了指被邓奉缴获去的钢刀,咬着银牙说道:“这个,行,行么,百炼精钢做打,足够抵你的书钱!”

“这,这怎么行!”朱祐赶紧快步追上,摆着手表示拒绝。“这是你防身用的东西”

“朱祐,书是我的!”刘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脸色已经冷得如同铁块儿:“我是去长安做学问的,要一把利器做什么?”

“是啊,我们四个都是读书人,要一边凶器做什么?”邓奉知道刘秀肯定另有所图,阴阳怪气地重申。

至于瓜子脸少年严光,干脆抱着膀子看起来热闹。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,但是那满脸轻蔑的模样,却比任何语言都犀利,让马三娘彻底无地自容。

“我不管,我只有这把刀了,你们爱要不要!”抬手抹掉脸上的眼泪,她大步走向床榻,“不就是怕我拖累你们么?我走就是,又,又何必如此埋汰人!”

说着话,她双臂用力,将自家马武抱在了胸前。一转身,大步流星朝屋门而去。再不肯多回头看上一眼,也不肯向任何人示弱讨饶。

“马…”朱祐迈步欲追,却被刘秀一把拎住了后脖领子,勒得直翻白眼儿。

“走好,走好,咱们可不欠你的!”一直冷着脸看热闹的严光终于开口,字字如刀,“跟咱们跟你有啥交情似的,真稀奇,这年头,居然还有强盗觉得肉票该帮自己的忙!”

“记得从正门出去啊,院子里刚好有一群郡兵。把你直接送到他们手上,也省得受零碎罪!”邓奉最狠,冲着马三背影直接补刀。

“大声点儿,你哭得再大声点儿,省得外边的人听不见!”刘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目光中没有半点怜香惜玉。“直接把郡兵哭进来,看你抱着自己的,赤手空拳,拿什么活命!”

哭声,顿时嘎然而止。马三脸色苍白如雪,嘴唇颤抖,四肢和躯干,一道哆嗦不停。

“想救你哥,就把他放回床上去,过来,老老实实赔礼道歉!”刘秀又看了他一眼,话语依旧又冷又硬。“否则,就拿着你的刀,好歹走投无路时,还能先抹了脖子!免得被俘后受尽凌·辱,生死两难!”

“你!”马三娘气得眼前阵阵发黑,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出来。迟疑半晌,只好咬着牙转过身,踉跄着再度走向床头。

朱祐看得好生不忍,挣开刘秀的拉扯,冲上前帮忙。马三娘却一把推开了他,咬着牙独自一人将摆好,盖上被子。缓缓走回书案边,蹲身施礼,“几位公子,民女刚才多有冒犯,还请念在民女救兄心切的份上,原谅则个。此事过后,是打是罚,民女绝不皱眉。”

一番道歉的话,说得僵硬如蜡。却把朱祐给急得额头冒汗,径直冲到刘秀身边,用力晃动对方手臂,“三儿,三哥,我求你了不行么?马三娘都道歉了,她已经道歉了,你足智多谋,赶紧帮她想条生路!”

“道歉,需要这么大架子么?跟讨债还差不多!”刘秀心知如果今天不能将马三娘彻底压服,接下来自己心里头的计划绝对不可能贯彻执行。故意不理朱祐的求情,撇起嘴,两眼看向了天花板。

“你!”马三娘顿时又被气得心头火起,转身想走。然而,看到倒在床上奄奄一息的,心中所有怒火,顿时化作了一盆兜头冷水。

咬着牙再度转身,她缓缓来到刘秀身前三步,双膝跪倒:“民女先前多有得罪,请几位恩公宽恕!若是恩公能想办法救我兄妹一救,今后即便做牛做马,我马三娘也绝无怨言!”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