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话本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灵异 > 夜封门

更新时间:2019-04-10 13:16:41

夜封门 已完结

夜封门

来源:掌文 作者:黑桃八 分类:灵异 主角:马春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夜封门》的小说,是作者黑桃八写的悬疑推理小说,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,一起来看下吧:怀胎七月,女子竟被人活活逼死,七月活婴也扔进了井里。冤魂路断,恶鬼点丁;地狱门开,冥夜封门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夜封门 第十二章:县里来的关系户 免费试读

“走,去看看!”

我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,洪庆生家的事不管我怎么避,到最后总会和我关联起来,从他老婆海梅蓉自杀,到棺材落水,再到现在的大爪印,冥冥之中就好像有一根线,把我和他们家连在一起。

既然避不开,那就直面它,也说过,劫从洪村起,就在洪村解,躲是躲不掉的,越躲越死的快。

到了洪庆生家,发现那里已经有不少人,派出所的公安都来了。一个疯子不见了他们也不敢大意,万一出现伤人事件就不好了。

马家亮扯了我衣服一下,对着不远处一个中年女人努了努嘴,说:“给庆生叔送饭的就是顾大婶。”

洪庆生自从疯了之后,村长马永德和村里和一些话事人一商量,就决定把他送到县里的精神病院去,洪晓芸则送到孤儿院。这件事本来就在县里立了案,县里也同意接收,洪晓芸最先被送走,因为洪庆生疯了,不仅没能力再抚养她,弄不好还会伤到她。

倒是洪庆生进精神病院的事有些曲折,县里说精神病院床位不够让等几天,村里也没办法,只好把洪庆生拴在家里,每天让人给他送两顿饭。

这送饭的任务,就交给了在村委会**当厨顾大婶。

顾大婶显然已经被公安问过话了,脸色有些发白,看样子是被吓到了。

我想想就猜到个大概,乡下的公安做事很粗暴,甭管是什么人什么事,先吓一通让对方说实话再说,顾大婶没什么文化也不懂法,肯定被来的公安吓住了。

我走过去对她说:“顾大婶你别害怕,这件事与你无关,你给庆生叔做饭送饭,本就是功德一件,公安不敢拿你怎么样。”

“真,真的吗?”

顾大婶嘴皮子都哆嗦了,我是村里位数不多的几个大学生之一,有那么点威望,毕竟读了这么多年的书。

顾大婶一听,差点激动的哭出来,哽咽道:“我前些天给他送饭的时候,他有时候也不吃,所以昨天早上没吃我就没在意,直到今天上午,我发现他昨晚的饭菜也没动,才感觉不对劲了,推开门一看,人就不见了。”

“没事的,说清楚就好了。”

我点点头,又安慰了她几句,扭头看向洪家的大门,狗洞子前确实摆着两大碗饭菜,没动过的迹象。

马家亮这时说:“庆生叔发病之后就锁在大门的门柱上,门关上,顾大婶每天就把饭菜放在狗洞前,他饿了就自己吃。”

“真是造孽!”

我心里发堵,洪庆生一家好好的,走到今天这个家破人亡的地步,老婆死了,儿子没了,自己疯了,每天被绑在家里,从大门旁边的狗洞子伸手拿东西吃。

狗洞子啊,这是农村晚上用来给家里的狗进出用的,钻狗洞在农村都是一句骂人的话。

高明昌这个**,死后真应该下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

这边正说着话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公安从洪家走出来,对顾大婶说道:“顾碧华,你再好好想想,有什么遗漏的地方,万一洪庆生在外面惹了什么事,你也有一份看管不力的。”

他说话的语气居高临下,趾高气昂,二十郎当岁就敢直呼顾大婶的全名。

我一听心里火就蹭蹭直冒,这家伙不是别人,正是那天跟高明昌一起来的三个公安之一,洪家的事他也有一份。

“怎么说话呢,有娘养没娘教是吧?”我直接开骂,道:“顾大婶都可以做了,不知道尊称啊!”

“是你?”

那年轻公安一看是我,脸色一变,毕竟那天可是我带头围殴了他们,不可能不认得,他一下就怒了,说:“马春,公安执行公务,你最好客气点哪凉快哪呆着去,否则我告你妨碍执行公务。”

“哟嚯?”

我火冒三丈,撸起袖子就上前两步,咬牙道:“那天没把你屎打出来,你现在倒给我拽起来了?公安了不起是吧?公安可以恐吓老百姓是吧?公安可以助纣为虐是吧?”

“你…”

年轻公安听到我隐隐约约提起洪家的事,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但到底忍住了,这里是洪村,马家人的地盘,他不敢乱来,便咬牙道:“小子,那天你袭警的事儿我不跟你计较,但你别不知道好歹,今天我们是来找洪庆生的,他如果在外面犯了事,你付得起吗?”

“哟,您真是好心哦。”

我平时也是毒舌,吵架打架从来没怎么输过,顺着他的话骂:“别忘了,洪庆生一家出的事你也有,为虎作伥的狗东西,举头三尺有神明,别得瑟,有你倒霉的时候。还有,老子比你大,别小子小子的,知道教养这两字怎么写吗?”

“王强,怎么回事?”

我们对吵的声音很快就吸引了旁人的注意,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公安带着另外两个公安走出来。

此人我认得,叫杨建国,是镇里面的派出所所长,隔壁村的,是我爸的初中同学,平时路过我家还会和我爸聊几句,挺熟的一人。

“杨所,马春想。”

年轻公安对杨建国道,他语气听起来并没有多尊敬,反而用近乎半命令式的口吻继续说:“他妨碍我询问顾大婶,我建议杨所把他带回所里审问一下。”

杨建国眉头一皱,脸色明显有些不悦,对年轻公安道:“我看就是一点误会,没必要上纲上线吧。”

“杨叔。”我笑着对杨建国喊了一句。

“小春,你也来了。”杨建国也笑着回我,这一笑就说明了态度,很显然他不喜欢那年轻的公安。

年轻的公安自然看出了我和杨建国是熟人,脸色有些不自然,但还是不服气的说:“杨所,我觉的纵容村霸存在,是派出所的严重失职。”

这一句话就很不客气了,直接攻击杨建国渎职,基本上和撕破脸没什么区别。杨建国一听脸色愈加沉了,包括他身后的两个公安,也是带着怒意瞪着年轻公安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杨建国没有发作,而是隐忍着说:“王强同志,你刚来镇里,还不是很了解这里的情况,这样,你先回所里把案宗写一下,这里有我们就行了,本来洪庆生家的事和你就有些瓜葛,避避嫌也好。”

绵里藏针的一番话,让年轻公安的脸红一阵白一阵,到底没敢再说什么话,愤愤的骑着警车就离开了。

等他走了,我拿出烟给杨建国和旁边几个公安散了,便问他:“杨叔,这家伙怎么那么刺啊?”

杨建国无奈的摇了摇头,挥走身边的几个公安对我说:“县里来的关系户,啥本事没有,净给我添乱,打又打不得,骂又骂不得,真的丧气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我点点头有些明白了,杨建国在镇子的名声不错,也是一个很做事很有规矩的人,上次三个公安陪着高明昌乱来我就已经觉得很奇怪了,便追问:“上次他和高明昌的事,是他自作主张?”

“提起来我就一肚子气。”杨建国狠狠的拔了一口烟,说:“他假借我的名义拉着所里另外两个同事和他一起来,出了事我这个所长挨了个通报处罚,他倒好,家里的关系一顶,说什么实习期犯错是难免的,最后屁事没有。”

我彻底无语,杨建国是那种熬资历熬出来的所长,遇到这种关系户也真够吃瘪的。提到高明昌,我就打探着问他:“高明昌那事怎么解决,不会真给放了吧,那可是啊。”

杨建国摇了摇头,说:“也没那么轻巧,早产儿也是一条人命,现在镇里面已经让他停职了,等着走法律上的程序,如果能立案刑侦,也算还洪家一个公道,如果没立刑案,那就只能算是渎职了,以高家的关系后会恢复原职是迟早的事,只是时间长短罢了。”

我无语,法律程序?洪庆生这个当事人已经疯了,还闹失踪,谁会去追究?想到这一点,我悚然一惊,洪庆生失踪,该不会和高明昌有关系吧?

高明昌虽然关起来了,但他的老婆和儿子没事了,而且高小龙昨天就来过村里面,还开着车来的,说不定洪庆生就在他汽车的后备箱里。

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只要洪庆生人不在了,高明昌犯的那些事就更加没人去管了。至于洪庆生疯了,这也好解释,疯了也可以治的好嘛。

如果洪庆生病好了以后不依不挠,那高明昌将来会麻烦不断。

我忍不住便把这个猜测和杨建国说了。

杨建国呵呵一笑,说:“这件事,我一来的时候也跟你想的一样,可惜现场表明洪庆生昨天夜里就失踪了,时间上不对,况且,我不认为高小龙可以把一根铁链拉断。”

说着,杨建国就拿出一根断裂的铁链,说这就是栓洪庆生的铁链。

我一看头皮就有些发麻,这段铁链足有小尾指那么粗,断裂的地方明显成延伸状,显然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生生拉断的。

最恐怖的是,铁链上面,居然有清晰的爪痕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