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话本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短篇 > 浅尝则欢

更新时间:2019-03-13 18:15:54

浅尝则欢 连载中

浅尝则欢

来源:悠空网 作者:燕笑语兮 分类:短篇 主角:墨白叶青城

《浅尝则欢》是作者燕笑语兮最近创作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,文笔娴熟,言语精辟,实力推荐。《浅尝则欢》精彩章节节选:混元灵犀镜,横空出世,墨家世子墨白,被一帮不知名的高手追杀,身受重伤,邂逅名医叶青城,与之暗生情愫,却被卷入未知的阴谋——...展开

本书标签: 修仙小说

精彩章节试读:

浅尝则欢 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 免费试读

一时间众人都呆滞住的望着他,甚至忘记了还在打斗。

“府衙?府衙大人政事繁忙,哪里回来逛花楼。更何况我看你不过而立之年,哪里会能担任府衙一职位。我看你这什么令牌是从戏班子哪里偷来的把,少在这里吓唬老娘,来人将这小子大卸八块!撒谎欺瞒可恶至极!”

墨染不由飞给江袭月一记白眼,看着江袭月本就呆头呆脑的,以为他此刻定然龟缩起来。不曾料到这关键时刻竟谎称自己的燕阴府衙,想以此为他们解围。

墨白同败下阵来,方提起一阵真气,只觉嘴中腥甜,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。随即用间插在地面,方没有倒地。殷凤离见状,托住的腿,爬到墨白身旁同他依偎在一起。十娘见状,这能打的不仅中了毒还吐了血,不成气候,至于那两个一个穷书生,另外一个花花架子。“来人啊,将他们全部捆起来,给我扔到柴房。至于那个小浪蹄子,趁着她毒性未清,把她给我扔到郑官人房内,让她好好伺候我们的大主顾。”十娘露出一副贪婪的嘴脸。

几个大汉得了令,摩拳擦掌,带着阴森森的笑意,接近殷凤离他们。墨白神色凛然,眸光聚攒,将殷凤离护在身后,十足护犊的神情,任人不得接近他们分毫。

这时一大帮人涌入走廊,穿着统一的服饰,为首的师爷捻着八小胡,踩着小碎步。瞥见江袭月,一面谄媚。“大人小的护驾来迟,领罚领罚!”师爷擦着一脑门的汗,说是视察民情,怎么还和这地头蛇花十娘有了纠葛。

众人见这阵势全部都傻了眼,难道这看着有些憨气的书生,竟是燕阴新上任的府衙大人?相传上任府衙大人,贪赃枉法,危害一方,将大齐都城,治理的乌烟瘴气。有一书生,因其弟弟被那府衙所害,卧薪尝胆,卑躬屈膝,终找到贪官的账簿,将其一举拿下。

皇上龙颜大悦,不仅处置了那贪官一家,将其问斩或发放,还让书生的弟弟得以沉冤昭雪,并且大为赞赏书生不畏,果敢英伟,当即命他问燕阴新任府衙。

只是他十年寒窗苦读,儒雅之气尤在,虽是为官,却并未摆那些官僚架势,还是让人一眼便看做寻常书生。

江袭月插着腰,站在高凳上。脸颊一抹奇异嫣红,他并不知房内的合欢散已入侵他的肌肤,腠理。“你们这家,花十娘更是个黑心的,本官下令即刻封了这花楼,捉拿花十娘问话!”

花十娘吓得魂不附体,早就没有先前那个跋扈的气势,伏在地面不住的磕头,求饶。

墨染只觉得脑子发麻,这个呆子还真是燕阴府衙—

那先前对他各种不敬,会不会秋后算账,不禁觉得懊恼异常—

墨白察觉到殷凤离异与常人的体温,想到那合欢香,尚载屋中燃着,必是合欢香所致。他将殷凤离抱在怀中,拿剑逼视十娘。“将解药交出来?否则你小命难保!”墨白声音冷酷至极,脸上凝霜结雪。十娘莫敢直视他的双目,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低头从袖中掏出药包。

“这是解药,熬成汤水便可解除合欢散药力。只是你和姑娘中毒太深,怕是难解,唯有一法…”十娘小心翼翼的答道,说道关键问题却顿了一下。

墨白的剑在她喉边再近一分。“说究竟是如何?是要如何才能完全解除?”十娘头低的更甚,豆大的汗珠掺杂着她脸上的脂粉滑落而下。

十娘嗫喏着“只有同人肌肤相亲,方能解除余毒。”墨白闻言不由怔住,这倒是他没有料到的。

在他怀中的殷凤离身上的温度高的吓人,几乎要让他抱不住,却不想撒手。双唇贴在他的脖颈处,热气呼出。“墨白,我快不行了,这屋子里面的味道实在太过香甜,我身上好热,快要燃烧起来了。”殷凤离意识,一双洁白柔软的手,不住斯扯他那本薄如蝉翼的纱布衣,墨白哪里容他,一面按住他的手,一面将自己的长袍脱了下来,将殷凤离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众人只觉得飘过一阵急促的风转眼已不见他二人踪迹。

墨白不知要去往何方,只是漫无目的的运转轻功。身上的燥热却越来越严重,再加上殷凤离一副羸弱的样子,这样吹冷风下去也不是办法。

这时半空中猛闪过一道蛇形闪电,云层聚集在一处,颇有压城之势。

墨白暗道不妙,怕是要有暴雨将致。必须快些找到栖身之所,正在犯难之际,借助闪电的光辉,看到一处山洞。

墨白很快来到山洞口,抱着殷凤离走了进去。

掀开包裹着的殷凤离,只见他双颊嫣红,红唇娇艳欲滴,让人想入非非。墨白故作镇定,尽量不看那双玫瑰花瓣般的唇。伸手轻碰殷凤离额头,也不知是否发热,这体温骤升起,生怕他会脱水力竭。

殷凤离嘴唇微动,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些什么,墨白以为他意识清醒,低头查看。谁知莺殷凤离赫然睁开一双含着水的眸子,随即咬上了他的双唇。墨白这才听清他说的话。“水…水…”

殷凤离仿若涸辙之鱼,吻着墨白的双唇,墨白紧闭牙关,第一次与人这般亲密接触,反应呆滞至极,竟不解风情的在心中默默念清心诀,以此来摈除杂念。殷凤离的干渴得不到舒缓,便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,轻轻一拉便露出大片莹白的肌肤,几乎晃得的墨白眼花缭乱。

清心诀也浑然抛诸脑后,牙关也被殷凤离攻陷,摄取自己口中的津。液。殷凤离胡乱的在墨白口中冲撞,两人舌尖纠缠在一起。他仿若还不满足,虎牙轻划墨白舌尖,墨白迟痛,便察觉有血从自己口中流溢而,他知是自己舌尖破了。但他看到殷凤离一副痛楚的样子也不阻止,任由他吮。吸自己的鲜血。若是自己的鲜血在那人体内流动,必是非同寻常。

“只有同人肌肤相亲,方能解除余毒。”墨白闻言不由怔住,这倒是他没有料到的。

在他怀中的殷凤离身上的温度高的吓人,几乎要让他抱不住,却不想撒手。双唇贴在他的脖颈处,热气呼出。“墨白,我快不行了,这屋子里面的味道实在太过香甜,我身上好热,快要燃烧起来了。”殷凤离意识,一双洁白柔软的手,不住斯扯他那本薄如蝉翼的纱布衣,墨白哪里容他,一面按住他的手,一面将自己的长袍脱了下来,将殷凤离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众人只觉得飘过一阵急促的风转眼已不见他二人踪迹。

墨白不知要去往何方,只是漫无目的的运转轻功。身上的燥热却越来越严重,再加上殷凤离一副羸弱的样子,这样吹冷风下去也不是办法。

这时半空中猛闪过一道蛇形闪电,云层聚集在一处,颇有压城之势。

墨白暗道不妙,怕是要有暴雨将致。必须快些找到栖身之所,正在犯难之际,借助闪电的光辉,看到一处山洞。

墨白很快来到山洞口,抱着殷凤离走了进去。

掀开包裹着的殷凤离只见他双颊嫣红。

墨白口中的血像是甘霖一般解决了殷凤离的干渴,他像是小猫一样蜷缩在墨白怀抱中,每次一次细微的,都惹得墨白心中像是蚂蚁一样啃噬。

“这样可不行,再继续下去非是要酿成大祸。这十倍的合欢香过时来势凶猛,不行不能坐以待毙!”墨白再次运用内力,将殷凤离瘫软的身子扶了起来,将真气灌输到他体内。谁知方注入一层攻击,墨白便吐了一口血,殷凤离也顺势倒在他怀中,身上依旧是灼热的温度。

殷凤离下意识的靠近墨白,嘴唇尚沾染血迹,晕染了唇瓣,越是娇艳欲滴。墨白不由口干舌燥,心中的欲望更甚。

“墨白…”正在犯难之际,墨白听到殷凤离珠圆玉润清朗的声音,墨白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。

“离儿,你是不是清醒了?快起来,同我说句话。”墨白焦急的摇晃起殷凤离。或许看到殷凤离跋扈的神情,最好再给自己几巴掌。这样或许自己就会清醒许多,就不会对着这么一张艳绝人寰的脸浮想联翩,甚至不住的想触碰他的腰身。

殷凤离睁开饱含水光的桃花眸子,波光粼粼,仿若多看一眼,便人深陷其中,不可自拔。他葱白般柔嫩的手握住墨白的衣摆。“给我,墨白求求你给我,我还不想死,我想见师父…”他说着无厘头的话,脸颊上满是泪痕,一副楚楚动人。由于情欲袭来将他的脸氤氲的红扑扑的煞是可爱,墨白的仅存的理智瞬间荡然无存,忍不住吻上那红润的双唇,汲取那甘霖。

瞬间两人抱做一团,洞内春光无限,洞外春雷滚滚,发出沉闷的声响,酝酿已久的暴风雨也终于瓢泼而致。

当墨白碰到那柔嫩到不可思议的肌肤,整个人像是脱缰的野马,一瞬间什么三纲五常,仁义道德,这一刻只想拥有身下人,将他与自己融为一体,永不分离。甚至连他心心念念叶青城的面容也逐渐模糊,最后脑海中只剩下刺眼夺目的猩红…

翌日清晨,骤雨初歇,空谷幽静,鸟雀啾唧,一缕阳光洒在殷凤离细腻如瓷的脸庞,仿佛要将自己融化一般。殷凤离艰难的睁开双眸,发觉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墨色锻裳,身后仿若触碰到结实的臂膀,腰间还搭着一只蜜色的手臂,将自己紧紧禁锢,生怕自己逃出去般。他缓缓转过身,墨白俊逸的面庞近在咫尺。鼻翼微动,仿佛还在熟睡。

电光火石间,昨日同墨白亲狎的画面,也涌入脑中,最终墨白像是饿狼一样将自己拆吃入腹。殷凤离不禁心中有些甜丝丝的,他自幼锦衣玉食的养着,本未受到过什么苦头,这下跟着墨白一波三折,墨白还是不是同自己吵嘴,但是多数的拿自己无可奈何。尤其是在花楼墨白护着自己的那般神情,即使的同为男子,也难免不为这么坚毅俊朗的人动心。

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,自己早已托心与这冷面热心的墨家世子,而自己还浑然不知—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